当前位置: 首页 > 团学工作 > 社会实践 > 正文

神秘古国沉寂千年现风采——古中山文化调研行

发布时间:2019-09-10 10:54:25  作者:admn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神秘古国沉寂千年现风采——古中山文化调研行

2019822日至24日,河北大学历史学院“古中山文化调研小分队”在老师们带领下,赴古中山国故地对当地的部分历史文化遗存进行了为期两天半的实践调研。

本次调研以战国时期中山国遗存为主要对象,通过踏查战国中山的长城遗迹、都城遗址以及参观中山王陵陈列馆等地,实地感受与领略中山文化。

实践小分队第一站是位于唐县的北城子遗址和山庄村的四号烽燧遗址。北城子遗址位于唐县南、北城子村之间,现仅剩北部一段夯土城墙,老师们带领大家行走在残垣断壁上,虽是荒草丛生但也未能阻挡同学们对于古城墙遗迹探查的热情,站在北城墙上,北方一条冲沟赫然横亘于我们眼前,自东向西形成一道拱卫城池的天然壕沟,目光转而向南,可以看到远方两座小山像极了南门的两座门阙北城子遗址面积约120万平方米,从面积较大的城址和出土的青铜器分析,该遗址当是东周中山国一处重要的核心聚落

当天下午,实践小分队来到位于雹水乡风山庄西南约500米处长城干线上的烽燧遗址,这是当前中山长城保存最为完好的烽燧遗址。其北侧为较宽阔的谷地,西北有长城终点灌城,战略意义极为重要。由于中山长城修筑有“因边山险”和“因河为固”的两大特点,固此遗迹的探查较为费时费力,站于烽燧之上,远眺西南能够看到依山岭修筑的长城蜿蜒起伏,让我们不禁感叹古人的智慧与勇气。

第二站是位于石家庄市行唐县的故郡遗址,其东临沙河,西依太行,北望拦锋,南俯原隰,初步判断为中山国有关的贵族墓地及居住址。在故郡考古工作队齐瑞普老师带领下,小分队参观了一号车马坑、陶窑遗址、正在保护的室内车马坑、各种出土陶器与青铜器、五号车马坑,使我们对于出土文物器型的演变以及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文物特征和积石墓、车马坑的理解更为深刻。故郡遗址所包含的多种遗存,文化内涵丰富,遗迹类型多样,多种文化因素共存,强烈地反映出北方族群文化与华夏系统文化之间的融合与嬗变,为我们研究这段历史提供了极其丰富的素材。

第三站是位于平山县三汲乡的中山王陵陈列馆以及灵寿古城的古城残垣和成公王陵。在陈列馆赵主任的带领下,进入陈列馆内部,师生一行沉浸于战国中山极富特色的文化之中,大家在陈列馆了解战国中山的源起、建邦、绝续、兴国、逐鹿中原最终被赵亡国的历史命运。小分队继而寻找灵寿古城城垣,在踏寻途中仍能见到部分遗物,站于东北段残垣下,未有喜悦却是被遗迹未能被保护反而被破坏而感到痛心与惋惜。桓公王陵作为目前未被发掘的墓葬之一还保着极高的封土,能够看出当时至少两级台阶基址,据传陵上原有享堂,驻足封土之上,能看到“城中有山故名为中山”的小黄山以及远处桓公王陵。

第四站则是位于保定市满城区的满城汉墓遗址。满城汉墓为西汉第一代中山王刘胜以及其妻子的陵寝,崖墓作为较为特殊的墓葬形式成为我们探查的重点对象之一,再有便是其中出土的金缕玉衣、长信宫灯等举世闻名的文物。由于片麻岩的岩石特性,陵墓开凿采用的是“火烧水浇”的方式,这样陵墓依山而建,由墓道、车马房、库房、前堂和后室组成,两墓墓室庞大,我们在其中参观时能感受到修建时的工程浩大;其中出土的文物大都移送至省博物院保管,但仍有部分复制品以供游人近距离欣赏,“金缕玉衣”、“长信宫灯”、“错金博山炉”等的复制品便陈列其中,老师们根据这些器物为学生讲述西汉时期政治、经济、军事和文化科学技术的发展盛况,让学生们充分了解了古代中国劳动人民的勤劳和智慧。

相遇总是短暂而美好,分别则是为了下次美好的相遇。为期两天半的行程就此结束,我们在老师以及各地工作人员的热情接待与讲解中,更深刻的了解与学习了古中山国的历史背景与其文化传承。诚然,我们在实践过程中仍然看到了诸多不足,例如遗址遗迹的保护问题,如何呼吁唤醒人们对于文化遗产的保护成为我们迫在眉睫的工作。我们也始终坚信,通过一代代从业者的努力与坚持,我们的文化教育以及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也会取得令人满意的成果。

(历史学院供稿)